李如成携家人黄金周游仙居 写下的这篇游记值得一读

雅戈尔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李如成国庆长假与家人出游神仙居,写下这篇游记。游记重点倒不在景区风景,而在游览景区前所睹闻的乡村景象与人事的变迁,它们在李如成这样的企业家的视角下,质朴无华,却在细微处令人动容并引人深思。

现转载此游记,特与网友共分享,并附上李如成先生今年五一小长假与夫人徒步宁海岔路徐霞客古道的一篇游记,也是于朴素中见深意,读之如饮山野泉水而有回甘。

中秋刚过,国庆假期匆匆来临。刚从云南勐海、保山回来,还来不及细想今年长假怎么过,依稀记起十年前夜宿天台国清寺时发现一本画册,上面写着新天仙配,粗看以为又是黄梅戏一类的地方剧种,随手翻来,才知道是旅游局策划的新昌、天台、仙居三地游。

当时随手翻翻,情随事迁也就忘了,后来听北京的一位驴友说起仙居的风景如何如何,就产生了到仙居一游的念头。好吧,就这么定了!两百多公里,三小时车程,作两天的安排。正好我在美国的表兄回沪定居,国庆期间也在宁波。便约上姐姐,姐夫三个家共六人一同前往!

想得简单,办起来却麻烦!助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订不到房间。几经周折,才从一家比较干净的民宿腾出四个房间。

为防堵车,我们清晨六点一过就出发——好在平时起得早,也不觉辛苦。一行当中有“60后”、“70后”也有“80后”,加起来426岁,平均每人71岁。在车上谈谈祖上,谈谈人生,谈谈下辈,不知不觉就到了目的地。

接待我们的是一位年轻的80后,长得有些腼腆,自我介绍姓徐叫徐双渔,是乡里值班的。我想值班的肯定是领导,就问他负责哪个部门。他说是副乡长,负责民宿旅游的,还非常对口。我说你这么年轻当上乡领导不容易啊!他说他是个大学生村官,十年前在浙江计量学院毕业,通过考试当上村官,现在是公务员。

一说村官我就来劲了,上世纪末,基层干部紧缺,浙江首先试点送大学生到农村当干部,还是从宁波带的头。他们某种程度上相当于五十年前我们这批知青上山下乡,但我们那时是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人家是组织部考核选拔去当领导的。

原先对于大学生村官只是听说,今天能当面接触我自然不能放过!我就问现在农村干部好不好当啊?——徐村官说,按规定是党员大学生就任村支书助理,非党员就任村主任助理,主要是帮助领导整理会议资料,搜集网上新闻等工作,实质性工作不好做。特别是民主选举工作更复杂,基层民主试点工作也有很长的路要走……

徐村官所在的乡叫淡竹乡,乡政府就在尚仁村的中心。乡政府非常简陋,刚刚他如果不介绍上面挂党徽的这栋楼就是乡政府的办公地,我们是怎么也找不到的。他说仙居县政府是全国唯一的一个没有行政大楼的县衙门。乡政府干部工资很低,每月五、六千元钱,一年加上奖金不满十万元。工作几乎是白加黑,五加二,节日还要值班。今天江苏的亲戚来,老婆只好带着女儿陪着亲戚来乡政府过节!

面对这批年轻的干部,为了信念,默默坚守在基层,我从心底里感到钦佩,也看到了国家的未来……

尚仁村传说古代居住着陈姓和王姓两大家族,史上二族常生纠纷。后来王姓的族主带着家族搬迁他地。陈姓家族为感恩改村名为尚仁村,意在纪念王氏家族的高尚品德。

陈氏家族又衍生了很多支流,所以这个地方多数人都姓陈。尚仁村也是南宋名人陈亮的故居,一提起陈亮,脑海里就涌现出南宋爱国词人陈亮的形象。

“不见南师久,漫说北群空。当场只手,毕竟还我万夫雄”的豪迈词句又在耳边响起……

尚仁村是个古村落,现在还保留着许多几百年的院落。由于多年没人居住,已破败不堪,但那些由手工垒起来的石墙却挺拔如昨。古院里梁柱上还有很多木雕,一些雕花的鼻脸被当时的小将们砸烂,看上去面目俱废。忽见一木匠还在用心的修补,连节日也不休息,难道也有三倍的加班工资?

走了几个院子,几乎没有居民。而为了将古院落保存下来,必须要有人居住,所以未来准备引进工作室什么的,政府真有操心不完的事啊!

古院隔壁还有一个院子,住着两户人家。一个老伯今年八十三岁,老伴在床上躺着,好象有病在身。老伯说村里每月补助一百五六十元钱。由于当地方言沟通不便我又询问另一位老伯,他今年八十多,是这个院子的第六代主人,祖上传下来二百多年了。孩子们在无锡,宁波打工。仙居的煎饼很好吃,他的下一代都做大饼油条生意,用他们祖传的技术,为都市居民默默地奉献着青春与生命!

老伯一个劲的吸烟,好象很高兴我们的到来。还拿出一包雄狮牌请我们抽,五元钱一包——在我小时候可是一角八分钱一包。我平时不吸烟,但也知道香烟的好坏——烟丝还真不错!虽然分不出比利群差多少,但我真心感谢浙江烟厂为平民生产出价廉物美的产品!

老伯还告诉我,六十年代中期他用黄泥把梁上的雕花都封了起来,才得以保存下来。我吸着烟,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为什么有人要横扫一切四旧,有人却冒着生命的危险保护它呢?

再转一圈,又看见一位老伯在弄堂中闲坐,旁边放了一副拐杖。这位老伯今年七十七岁,年青时患风湿一条腿锯了。老伴二十年前走了,每天生活均要自理,不时还要柱着拐杖上街买些生活必须品。二十多年,老人也真不容易啊……

徐村官见我们兴趣正浓,便领我们去溪边走走。只见那绿山清水,清澈见底,顿时一扫刚才的郁闷。那溪里的小鱼,顶着上游的流水晃动着尾巴,那样的天真自由,比我们人类的小孩要幸福多了。它们尽情的游动自如,不用学这学那,也不用背一个与身体不相匹配的大书包……

抬头忽见一老妪,在溪边洗衣服,童颜鹤发,颇有仙气。看她毫 不吃力的样子,我问她今年几岁,她说八十二了。家里喝的是自来水,为了省钱,洗衣还是溪水,况且这溪水比自来水更清澈。看着筐里的衣服有中年女人和小女孩的衣服,我心头一酸——要是母亲在说不定还会替我洗衣做饭呢!可惜她离我已去五十六年了!

因为水管发生故障,原来订的那家“和宿山麦度假隐宿”无法入住,徐村官又帮我们换了一家“蝌蚪农庄”。因房间全满,腾出四间工作人员的用房给我们歇脚。

房间倒也干净,卫生设备一应齐全。酒店共五层,一层厨房餐厅、二至四层二十一个房间,五层是工作人员房间。女主人是老板,里里外外忙得不亦乐乎,男主人笑哈哈的招呼客人。招待我们特别热情,说我们是乡里王书记特别安排的。老板的儿子长得特胖,还有个娃娃脸。他在苏州一家面包店当大师傅,国庆回家帮父母忙。政府鼓励办民宿,有百分之四十外出打工的回来创业了,他也正在考虑是否回乡。

一宿四餐,三千多元钱,不算便宜,但也值得!窗门对着溪边,负氧离子特别高,导游说有八万多,我也弄不清以什么来计量。

晚上九点入睡,半夜被狗叫吵醒,一看表四点多。等到鸡鸣响起,已是晨曦朦胧。我们抓紧起床,发现表兄嫂已在楼下等待。一起沿着村路,漫步于村狗声中。山区的早晨,微风吹来还有点凉意。天空中一片薄雾围绕着天姥山主峰冉冉上升,太阳被山挡着放射出五彩缤纷的曙光,村角边不时传来公鸡报晓的声音,好一个世外桃源啊!我忽然想起网上最近流行的一句话“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此情此景,真是欲辨已忘言啊……

一阵凉风吹来,不远处有一对农民夫妇正在收割晚稻,我健步前往与他们攀谈起来。老农今年八十岁,大娘七十七岁,两个孩子均在外营商,不让他们种田。但老俩口偷偷地在五月播种,十月就可收割,有一千五百斤稻谷,够他们一年的食粮了。

我试着帮他们割了一会稻子,与五十年前完全不一样,那时我们一把可捏十二颗稻,现在二颗也捏不过来,亩产也翻了一倍多!感谢袁隆平先生,为中国农业生产率的提升功不可没呵!

神仙居离住地不远,驱车几分钟就到。一路拾阶而上不到半小时就有缆车伺候。索道人多,排队时我们小憩了片刻。

神仙居景点众多,我也不能一一记住。我三上华山,三上黄山,登过泰山游过庐山。青城山、龙虎山、三清山、武夷山均爬过。但天姥山真有泰山之雄伟,华山之险峻,庐山之莫测,黄山之奇特!难怪诗仙李白有“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卷赤城”之感慨了!

神仙居的开发,必将给都市居民一个旅游,休闲,隐宿好去处!更是给当地民众回乡创业,勤劳致富建设美丽乡村一个极佳的机会!

相关新闻

五一游古道小记

李如成

五一清晨由“警察”(笔者夫人是也)陪同驱车一百余公里去宁海浙东大峽谷游览。

虽是节日小长假,由于起得早路上车辆不多,八点便到。路边已停了二三辆小车,更有早行人啊!

只见大门紧锁,一问才知停业已一年多。据说游客不雅乱扔拉圾,为保护水源停业。但网上只说装修呀!无奈返回,途中有一条徐霞客古道,分三段共四十古里程(不知是公里还是华里,且称古里吧!)想试试老腿是否灵活便毅然前行。此时古道行人罕见,蓝天白云古树小草偶有路边小花欲采还罢,“警察”去摘,余还道貌批评。

忽遇一老农,告知山上有民宿可食宿,约五公里路程更坚定前往。古道狭陡,平时行人极少,但有团体做好红色标记(不做也罢只有一条通道行人本不会迷路)。由于久未登山,气喘不止才知上山气管炎的真谛。

行上二公里,“警察”不愿意保护正想回程,抬头猛见一座小庙刚装饰一新便动员歇一会再说。庙中有四人,除一村姑外三人也是游客约四十余岁上下,见我俩不带拐杖不带矿泉水甚是诧异,说如膝盖受伤可打手机叫车,这时才知山顶可通车。

游客走后问大姑这是什么庙?大姑称是赵公元帅,昨天是他的生日。一听是赵公元帅立马肃然起敬!因赵公元帅是传说中的财神爷,生意人那有不拜之理呵!由是连连拱手作揖,求神仙保雅戈尔今年顺顺利利,平安无恙啊!

问大姑得知山上无民宿,如要吃饭可上她家吃面条。“警察”执意要回,而我极想到老乡家吃饭。胳膊扭不过大腿,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何况你嫁兔么。村姑提着竹篮,老夫柱着木棒三人一路前往云中村走去。

也就是二三里地,来到一个自然村。村姑家是一幢三开间三层楼,倚山靠路俨然是一幢大别墅。村姑打开大门不开家门把我们扔在园内与邻居家去唠嗑去了——她怀疑我俩不是宁波人担心来路不正有点后悔,所以未开家门也未有茶橙待遇。好在高山上空气极爽,我俩徬徨了一程叫“警察”去打个招呼不麻烦人家了。村姑也正好顺坡下驴给我们指了一家代销点,买了二瓶矿泉水,一合酥饼在路边车亭上好好享受一下美味的午餐!

打开水,撕开饼吃得正香,忽又来一位村姑招呼上她家用餐。“警察”面有难色,在我的怂恿下也随我前往。

一进屋不得了了,让我大吃一惊!桌上放了一桌菜,里面有十几位村姑大姐,年龄均在七八十岁上下,我以为是一家敬老院呢!

既来之,则安之,慢慢聊起来,才知刚才来招呼我们吃饭的是这里的村长。这个村是宁海岔路镇的泉峰村,有三个自然村,是宁海最穷的贪困村。村里一千多号人,年青人都外出打工去了。村里穷,矛盾多,男人都不愿意挑担,女村长姓柴,已当了二届村长。这里不是敬老院,十几位“七零”后的老妪每天上山采药。

每人每天一百元是受聘的,今天五一也不例外。为了不影响她们劳动,我就催早点吃饭。一大桌菜是昨天祭祀赵公菩薩剩下的,她们今天是节日聚餐。

看着我无以下箸的样子,村长从另外屋子端来一盆米糕,又煮了一碗豆腐汤。

宁海的豆腐是世界驰名的,我一手拿糕,一手提汤,狼吞虎咽也不顾礼教。膳罢,我拿出一把百元新钞给老人家买点东西,村长坚辞不受。只要了我的电话号码,她说要带领一批老人搞旅游开发,搞民宿,建美丽乡村。

不知是中午米糕吃多了还是宁海豆腐太好吃,下山后我心里一直是沉甸甸的。岔路乡四十年前我来过,当时是市乡镇局组织企业家来扶贫的。四十年过眼烟云,道路通啦,房屋新了,年青人走了,一位五十多岁的女村长带着一批七十多岁的老妪奋斗在白云深处建设美丽乡村。我该做些什么啊?

天呐!呜呼!


雅戈尔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李如成国庆长假与家人出游神仙居,写下这篇游记。游记重点倒不在景区风景,而在游览景区前所睹闻的乡村景象与人事的变迁,它们在李如成这样的企业家的视角下,质朴无华,却在细微处令人动容并引人深思。

现转载此游记,特与网友共分享,并附上李如成先生今年五一小长假与夫人徒步宁海岔路徐霞客古道的一篇游记,也是于朴素中见深意,读之如饮山野泉水而有回甘。

中秋刚过,国庆假期匆匆来临。刚从云南勐海、保山回来,还来不及细想今年长假怎么过,依稀记起十年前夜宿天台国清寺时发现一本画册,上面写着新天仙配,粗看以为又是黄梅戏一类的地方剧种,随手翻来,才知道是旅游局策划的新昌、天台、仙居三地游。

当时随手翻翻,情随事迁也就忘了,后来听北京的一位驴友说起仙居的风景如何如何,就产生了到仙居一游的念头。好吧,就这么定了!两百多公里,三小时车程,作两天的安排。正好我在美国的表兄回沪定居,国庆期间也在宁波。便约上姐姐,姐夫三个家共六人一同前往!

想得简单,办起来却麻烦!助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订不到房间。几经周折,才从一家比较干净的民宿腾出四个房间。

为防堵车,我们清晨六点一过就出发——好在平时起得早,也不觉辛苦。一行当中有“60后”、“70后”也有“80后”,加起来426岁,平均每人71岁。在车上谈谈祖上,谈谈人生,谈谈下辈,不知不觉就到了目的地。

接待我们的是一位年轻的80后,长得有些腼腆,自我介绍姓徐叫徐双渔,是乡里值班的。我想值班的肯定是领导,就问他负责哪个部门。他说是副乡长,负责民宿旅游的,还非常对口。我说你这么年轻当上乡领导不容易啊!他说他是个大学生村官,十年前在浙江计量学院毕业,通过考试当上村官,现在是公务员。

一说村官我就来劲了,上世纪末,基层干部紧缺,浙江首先试点送大学生到农村当干部,还是从宁波带的头。他们某种程度上相当于五十年前我们这批知青上山下乡,但我们那时是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人家是组织部考核选拔去当领导的。

原先对于大学生村官只是听说,今天能当面接触我自然不能放过!我就问现在农村干部好不好当啊?——徐村官说,按规定是党员大学生就任村支书助理,非党员就任村主任助理,主要是帮助领导整理会议资料,搜集网上新闻等工作,实质性工作不好做。特别是民主选举工作更复杂,基层民主试点工作也有很长的路要走……

徐村官所在的乡叫淡竹乡,乡政府就在尚仁村的中心。乡政府非常简陋,刚刚他如果不介绍上面挂党徽的这栋楼就是乡政府的办公地,我们是怎么也找不到的。他说仙居县政府是全国唯一的一个没有行政大楼的县衙门。乡政府干部工资很低,每月五、六千元钱,一年加上奖金不满十万元。工作几乎是白加黑,五加二,节日还要值班。今天江苏的亲戚来,老婆只好带着女儿陪着亲戚来乡政府过节!

面对这批年轻的干部,为了信念,默默坚守在基层,我从心底里感到钦佩,也看到了国家的未来……

尚仁村传说古代居住着陈姓和王姓两大家族,史上二族常生纠纷。后来王姓的族主带着家族搬迁他地。陈姓家族为感恩改村名为尚仁村,意在纪念王氏家族的高尚品德。

陈氏家族又衍生了很多支流,所以这个地方多数人都姓陈。尚仁村也是南宋名人陈亮的故居,一提起陈亮,脑海里就涌现出南宋爱国词人陈亮的形象。

“不见南师久,漫说北群空。当场只手,毕竟还我万夫雄”的豪迈词句又在耳边响起……

尚仁村是个古村落,现在还保留着许多几百年的院落。由于多年没人居住,已破败不堪,但那些由手工垒起来的石墙却挺拔如昨。古院里梁柱上还有很多木雕,一些雕花的鼻脸被当时的小将们砸烂,看上去面目俱废。忽见一木匠还在用心的修补,连节日也不休息,难道也有三倍的加班工资?

走了几个院子,几乎没有居民。而为了将古院落保存下来,必须要有人居住,所以未来准备引进工作室什么的,政府真有操心不完的事啊!

古院隔壁还有一个院子,住着两户人家。一个老伯今年八十三岁,老伴在床上躺着,好象有病在身。老伯说村里每月补助一百五六十元钱。由于当地方言沟通不便我又询问另一位老伯,他今年八十多,是这个院子的第六代主人,祖上传下来二百多年了。孩子们在无锡,宁波打工。仙居的煎饼很好吃,他的下一代都做大饼油条生意,用他们祖传的技术,为都市居民默默地奉献着青春与生命!

老伯一个劲的吸烟,好象很高兴我们的到来。还拿出一包雄狮牌请我们抽,五元钱一包——在我小时候可是一角八分钱一包。我平时不吸烟,但也知道香烟的好坏——烟丝还真不错!虽然分不出比利群差多少,但我真心感谢浙江烟厂为平民生产出价廉物美的产品!

老伯还告诉我,六十年代中期他用黄泥把梁上的雕花都封了起来,才得以保存下来。我吸着烟,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为什么有人要横扫一切四旧,有人却冒着生命的危险保护它呢?

再转一圈,又看见一位老伯在弄堂中闲坐,旁边放了一副拐杖。这位老伯今年七十七岁,年青时患风湿一条腿锯了。老伴二十年前走了,每天生活均要自理,不时还要柱着拐杖上街买些生活必须品。二十多年,老人也真不容易啊……

徐村官见我们兴趣正浓,便领我们去溪边走走。只见那绿山清水,清澈见底,顿时一扫刚才的郁闷。那溪里的小鱼,顶着上游的流水晃动着尾巴,那样的天真自由,比我们人类的小孩要幸福多了。它们尽情的游动自如,不用学这学那,也不用背一个与身体不相匹配的大书包……

抬头忽见一老妪,在溪边洗衣服,童颜鹤发,颇有仙气。看她毫 不吃力的样子,我问她今年几岁,她说八十二了。家里喝的是自来水,为了省钱,洗衣还是溪水,况且这溪水比自来水更清澈。看着筐里的衣服有中年女人和小女孩的衣服,我心头一酸——要是母亲在说不定还会替我洗衣做饭呢!可惜她离我已去五十六年了!

因为水管发生故障,原来订的那家“和宿山麦度假隐宿”无法入住,徐村官又帮我们换了一家“蝌蚪农庄”。因房间全满,腾出四间工作人员的用房给我们歇脚。

房间倒也干净,卫生设备一应齐全。酒店共五层,一层厨房餐厅、二至四层二十一个房间,五层是工作人员房间。女主人是老板,里里外外忙得不亦乐乎,男主人笑哈哈的招呼客人。招待我们特别热情,说我们是乡里王书记特别安排的。老板的儿子长得特胖,还有个娃娃脸。他在苏州一家面包店当大师傅,国庆回家帮父母忙。政府鼓励办民宿,有百分之四十外出打工的回来创业了,他也正在考虑是否回乡。

一宿四餐,三千多元钱,不算便宜,但也值得!窗门对着溪边,负氧离子特别高,导游说有八万多,我也弄不清以什么来计量。

晚上九点入睡,半夜被狗叫吵醒,一看表四点多。等到鸡鸣响起,已是晨曦朦胧。我们抓紧起床,发现表兄嫂已在楼下等待。一起沿着村路,漫步于村狗声中。山区的早晨,微风吹来还有点凉意。天空中一片薄雾围绕着天姥山主峰冉冉上升,太阳被山挡着放射出五彩缤纷的曙光,村角边不时传来公鸡报晓的声音,好一个世外桃源啊!我忽然想起网上最近流行的一句话“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此情此景,真是欲辨已忘言啊……

一阵凉风吹来,不远处有一对农民夫妇正在收割晚稻,我健步前往与他们攀谈起来。老农今年八十岁,大娘七十七岁,两个孩子均在外营商,不让他们种田。但老俩口偷偷地在五月播种,十月就可收割,有一千五百斤稻谷,够他们一年的食粮了。

我试着帮他们割了一会稻子,与五十年前完全不一样,那时我们一把可捏十二颗稻,现在二颗也捏不过来,亩产也翻了一倍多!感谢袁隆平先生,为中国农业生产率的提升功不可没呵!

神仙居离住地不远,驱车几分钟就到。一路拾阶而上不到半小时就有缆车伺候。索道人多,排队时我们小憩了片刻。

神仙居景点众多,我也不能一一记住。我三上华山,三上黄山,登过泰山游过庐山。青城山、龙虎山、三清山、武夷山均爬过。但天姥山真有泰山之雄伟,华山之险峻,庐山之莫测,黄山之奇特!难怪诗仙李白有“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卷赤城”之感慨了!

神仙居的开发,必将给都市居民一个旅游,休闲,隐宿好去处!更是给当地民众回乡创业,勤劳致富建设美丽乡村一个极佳的机会!

相关新闻

五一游古道小记

李如成

五一清晨由“警察”(笔者夫人是也)陪同驱车一百余公里去宁海浙东大峽谷游览。

虽是节日小长假,由于起得早路上车辆不多,八点便到。路边已停了二三辆小车,更有早行人啊!

只见大门紧锁,一问才知停业已一年多。据说游客不雅乱扔拉圾,为保护水源停业。但网上只说装修呀!无奈返回,途中有一条徐霞客古道,分三段共四十古里程(不知是公里还是华里,且称古里吧!)想试试老腿是否灵活便毅然前行。此时古道行人罕见,蓝天白云古树小草偶有路边小花欲采还罢,“警察”去摘,余还道貌批评。

忽遇一老农,告知山上有民宿可食宿,约五公里路程更坚定前往。古道狭陡,平时行人极少,但有团体做好红色标记(不做也罢只有一条通道行人本不会迷路)。由于久未登山,气喘不止才知上山气管炎的真谛。

行上二公里,“警察”不愿意保护正想回程,抬头猛见一座小庙刚装饰一新便动员歇一会再说。庙中有四人,除一村姑外三人也是游客约四十余岁上下,见我俩不带拐杖不带矿泉水甚是诧异,说如膝盖受伤可打手机叫车,这时才知山顶可通车。

游客走后问大姑这是什么庙?大姑称是赵公元帅,昨天是他的生日。一听是赵公元帅立马肃然起敬!因赵公元帅是传说中的财神爷,生意人那有不拜之理呵!由是连连拱手作揖,求神仙保雅戈尔今年顺顺利利,平安无恙啊!

问大姑得知山上无民宿,如要吃饭可上她家吃面条。“警察”执意要回,而我极想到老乡家吃饭。胳膊扭不过大腿,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何况你嫁兔么。村姑提着竹篮,老夫柱着木棒三人一路前往云中村走去。

也就是二三里地,来到一个自然村。村姑家是一幢三开间三层楼,倚山靠路俨然是一幢大别墅。村姑打开大门不开家门把我们扔在园内与邻居家去唠嗑去了——她怀疑我俩不是宁波人担心来路不正有点后悔,所以未开家门也未有茶橙待遇。好在高山上空气极爽,我俩徬徨了一程叫“警察”去打个招呼不麻烦人家了。村姑也正好顺坡下驴给我们指了一家代销点,买了二瓶矿泉水,一合酥饼在路边车亭上好好享受一下美味的午餐!

打开水,撕开饼吃得正香,忽又来一位村姑招呼上她家用餐。“警察”面有难色,在我的怂恿下也随我前往。

一进屋不得了了,让我大吃一惊!桌上放了一桌菜,里面有十几位村姑大姐,年龄均在七八十岁上下,我以为是一家敬老院呢!

既来之,则安之,慢慢聊起来,才知刚才来招呼我们吃饭的是这里的村长。这个村是宁海岔路镇的泉峰村,有三个自然村,是宁海最穷的贪困村。村里一千多号人,年青人都外出打工去了。村里穷,矛盾多,男人都不愿意挑担,女村长姓柴,已当了二届村长。这里不是敬老院,十几位“七零”后的老妪每天上山采药。

每人每天一百元是受聘的,今天五一也不例外。为了不影响她们劳动,我就催早点吃饭。一大桌菜是昨天祭祀赵公菩薩剩下的,她们今天是节日聚餐。

看着我无以下箸的样子,村长从另外屋子端来一盆米糕,又煮了一碗豆腐汤。

宁海的豆腐是世界驰名的,我一手拿糕,一手提汤,狼吞虎咽也不顾礼教。膳罢,我拿出一把百元新钞给老人家买点东西,村长坚辞不受。只要了我的电话号码,她说要带领一批老人搞旅游开发,搞民宿,建美丽乡村。

不知是中午米糕吃多了还是宁海豆腐太好吃,下山后我心里一直是沉甸甸的。岔路乡四十年前我来过,当时是市乡镇局组织企业家来扶贫的。四十年过眼烟云,道路通啦,房屋新了,年青人走了,一位五十多岁的女村长带着一批七十多岁的老妪奋斗在白云深处建设美丽乡村。我该做些什么啊?

天呐!呜呼!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